您好, 欢迎访问山东台办网! 

高等院校

当前位置:首页 > 各市台办 > 高等院校 > 正文

山东大学研究生陈珍赴台交流访学心得:我的台湾交流体会

时间: 2016-07-17 23:44:39 来源: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文秘档案学系


编者按:陈珍同学是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文秘档案学系2014级硕士研究生,2016年春季学期赴台湾政治大学图书资讯与档案研究所进行了一学期的交流访学。本文是陈珍同学访学归来的心得体会,从中可以管窥台湾的档案工作与档案教育。

 

今年的二月到六月期间,我有幸到台湾政治大学图书资讯与档案研究所(以下简称政大图档所)交流一个学期,也有幸成为图档所档案专业第一个大陆交换生。台湾政治大学位于台北市文山区,依山而建,图档所所在的文学院就在半山腰的百年楼,而我的宿舍在山下,所以我每次上课之前都会有一段“艰苦”的登山之旅。也因为如此,在交换的四个多月里,我基本都是穿运动鞋或帆布鞋。政治大学给我们每个交换生都分配了一位学伴,我的学伴婉绫是外语学院的妹子,她从第一天陪我买生活用品到最后一天请我吃告别饭,期间一直非常热情地帮我解决各种问题:关于生活,关于学习。她会告诉我如何选择捷运卡和公车卡,也会“安利”我政大附近不错的吃店。

 

图:台湾政治大学校门

 

婉绫没有来过大陆,记得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试探性地问我:“大陆的地铁真的是需要专人推才能挤进去吗?”我没有立即回答她,而是在心里默默地感谢她用了大陆这个让我感到亲切的字眼,因为婉绫的这句话让我知道,哦,接下来的一个学期我们会相处得很好。我哈哈哈地在公车上笑出声回答她:“有时候啦!”我们那天聊得蛮多,两个人带着对隔海相望的两片土地的好奇,从茶叶蛋聊到富二代,从微信聊到支付宝。

 

那天以后,我忽然就明白了我来台湾交换学习的意义了:推广微信表情包。哈哈哈,才不是。和婉绫接触以后我发现台湾民众对大陆的了解比我们想像的还要少,而大陆对台湾的了解却比他们想像的要多。所以交换生存在的必然就是去平衡两边的差距,宣传各方,从共同的历史和传统找出各自的特点和分歧。

 

图:政大图档所所在的百年楼

 

作为一名档案专业研究生,我当然要寻遍台湾的档案保存机构,比如“档案管理局”、“国史馆”、“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档案馆和台湾大学档案馆。

“档案管理局”是台湾地区档案最高主管机构,位于新北市行政机构联合办公大楼内,主要保存二二八事件、美丽岛事件等档案,亦包括裁撤机构、公营事业机构以及1949年以前的中央与地方政府机关档案。我曾两次随着老师参访“档案管理局”,当时在一楼展厅开设了台湾光复档案特展,展厅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在设计上的很多巧思十分值得一提,比如听筒式的电话机里竟然可以听到蒋介石带着浙江口音的讲话录音,地图档案可以做成互动小游戏让参观者拼图,参观结束可以使用自助摄像头拍照并即时发到自己的邮箱,还可以用纪念章的组合盖出完整的图案。

 

图:在台湾光复档案展用自助摄像头拍照的照片

 

“国史馆”是台湾地区最高行政机构的直属机构,主要保存历史档案、台湾地区领导人的文物。除了“档案管理局”和“国史馆”以外,其他档案管理机构都允许大陆人士凭借相关证件进入并免费使用馆藏资源。我当时在联合查询平台上查到所需要的档案典藏在“国史馆”,所以由图档所开具了一份证明也就可以正常使用“国史馆”的资源了。台湾所有的档案机构都对馆藏档案进行了全文数字化,并提供在线目录检索,只需要出示相关证件,档案管理人员会帮助来访者注册账号,注册完成后就可以利用馆内所有已经数字化的资源了。而且有了账号以后,不用再每次利用档案都跑到档案馆,只要有网络随时实现档案的获取利用。另外,为了满足公众一站式查询档案资源的需求,“档案管理局”在2010年启用跨档案馆、图书馆与博物馆的档案资源整合平台(简称Across)。档案资源整合查询平台集合了94个档案资料库,提供单一窗口的查询服务,便于各机构馆藏资源共享。刚入校的时候我还不知道整合查询平台的存在,所以为了找到一份需要的档案跑遍了所有台北的档案部门,白费了很多功夫,也因此感受到档案资源整合平台的便利性。

 

 

图:“国史馆”

 

从我多次的查档经历来看,台湾不仅在档案数字化方面做得很好,而且档案开放意识也比较高,档案人员非常乐于向公众提供档案。有次在国民党党史馆,我需要调阅馆内的20份档案,因为党史馆规定一次只能调阅10份,所以管理员就先把前面的10份档案从库房推出来,当我即将看完这10份档案并正准备要求继续调阅的时候,发现另外的10份已经从库房里推出来,我当时真真的在心里为他们主动服务的意识点赞。

 

图:“档案管理局”所在地行政机构联合办公大楼

 

就服务意识和开放程度而言,台湾的档案管理方式确实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但从档案馆和图书馆的数量来看,在台湾,图书馆星罗棋布,每个市甚至每个区都有专门的公共图书馆,台湾图书馆也长期举办各种活动,民众的参与热情十分之高。反观档案馆,数量屈指可数,对档案管理人员的需求也比较少。另外,台湾档案教育相对薄弱,目前在台湾只有台湾政治大学开设有档案专业,招收硕士研究生和博士研究生,不招收本科生。另外政大图档所的有些教师既教授图书馆课程也会教授档案学的课程,说明了专职教师人数也不是很充足。

 

我在交流期间主修了两门课程,一个是邵铭煌老师的历史档案数位化与诠释,一个是林巧敏老师的档案应用服务。因为邵老师曾经是国民党党史馆主任,所以他的课轻松幽默之余,还经常夹带一些历史爆料,经常听得我惊讶到张大嘴巴。由于考虑到我是河南人,在课程的最后两周他专门讲了花园口事件始末,在我深受感动的同时也让我对这段历史有了更多了解。从邵老师身上,我看到了一个从历史的角度客观的评述政治问题和政治人物的台湾学者,也让我更坚信历史与档案在解决两岸问题上的关键性作用。林老师注重专业知识,培养学生运用专业研究方法的能力,虽然在学术上对学生稍显严格,但是私下我们都称她为小仙女,因为林老师不仅温柔漂亮,还会在课间给我们发牛轧糖,有时会自己开车带我们去档案馆参观,结课还会请所有同学吃饭。说到吃饭,我觉得台湾导师和学生的meeting很多都是在餐桌上进行的,尤其是图档所的薛老师(图档所前所长)。薛老师真的特别热情,只要他和学生约吃饭就会带上我,所以我就经常边蹭饭边听他指导自己的学生,也是一种蛮神奇的体验。

 

 

图:"中研院"近代史所档案馆

 

一学期下来我去了台湾的很多地方,基本上算是环岛了,可是平时没有写日记的习惯,现在突然要回忆四个月的时间都经历了什么,我真的好健忘啊。那些美景,阿里山的日出,淡水的日落,垦丁的海边……在我脑海里逐渐模糊了,剩下的都是我在台湾的日常:政大门口的卤味,巷子里的牛肉面,拿五月天的歌当BGM的7-11,校园里的校狗,一圈一圈跑过的操场,以及那些陪我上下山的天空和夕阳……我想日后这些在政大的日常才是最让人怀念的吧,它会不时地跑出来提醒自己曾经在台湾的生活,曾经接受过台湾民众的热情和好意。

 

 

大陆和台湾的历史是相通的,客观的历史因为不同人的解读会呈现出不同的方面,对不同方面的刻意强调和弱化就可能得出不一样的结论。这也是两岸在历史研究上出现的问题。解决这一问题,就要象习总书记在去年的“习马会”上谈到抗战胜利70周年所指出的那样,两岸应该“共享史料、共写史书”,共同捍卫两岸历史。而档案作为历史研究的第一手资料具有重要的、不可替代的作用,真实客观的历史需要完整的档案来呈现。与“共享史料”一样,我想两岸“共享档案”必然是大势所趋,衷心希望两岸早日实现统一,我们的档案不再“隔海相望”。(作者: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文秘档案学系2014级硕士研究生  陈珍


上一篇: 台湾崑山科技大学代表团访问山东大学 下一篇: 山东师范大学党委书记商志晓率团访问...

通知通告

更多



政务信息

更多

各市台办

更多



地址:济南市纬一路482号

邮编:250001

电子信箱:sdstbxcc@163.com

联系电话:点击查看              

主办单位:山东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